千万不要把学生分成“三六九等”

2020年06月12日 15:24  编辑:  点击:[]

经常有毕业生跟我谈他们在大学读书时的辅导员;也时常有学生在我的公众号和微信里反映他们的辅导员做事不公平。去年,还有一个大连籍的学生,在某省一所本科大学毕业。她到学校找到我。让我向她学校党委反映她的辅导员不公平。我告诉了这个学校的学工部长,提醒一下这个辅导员。

其实学生并不在意辅导员的工作能力怎样,但是他们会很在意辅导员是否公平。

公平如血液流淌在学生的躯体里,辅导员剥夺了本应属于他们的公平,这就犹如剥夺了他们的尊严。哪个学生该入党?哪个学生该评优?哪个学生该得奖学金?就连寝室床位的安排学生都会在意的,他们也是清清楚楚。你不公平,学生就会疏远你;你不公平,学生就会瞧不起你;你不公平,学生就会在内心鄙视你;你不公平;学生就会永远忌恨你。

千万不要把学生分成“三六九等”,每个学生都是你的“骨肉”。

学生的家庭背景怎样?甚至学生的相貌怎样?这些怎能成为你与不与学生谈话的理由?爱是可以放大的,你公平地对待了应该得到公平的学生,其他的同学都能感受到;恨也是可以放大的,你不公平地对待了应当得到公平的学生,其他同学也能感受的到。

我现在也是经常得到我过去的一些学生的关心和帮助,虽然我原来并没有直接帮助过他们,但是他们说,我是一个公平的辅导员,我帮助了应该帮助的每一个学生。不要把自己变得那么浅薄,那么没有层次,那么没有品味。你和学生的关系不是“买卖”关系,不能太功利了,不能太短视了。不然,你就彻底失去了你在学生心目中的位置。如果真是这样,眼下,你的工作会受到影响;长远,你就会成为孤家寡人。

越是有“背景”的学生,越是要严格管理。我刚留校做辅导员的时候,我年级有个学生的父亲是大连市委书记。我每周骑自行车回家看望父母都会从他家那里经过。我去了很多学生家家访,就是不去这个学生家。我还有个学生的父亲也是个市委书记。这个学生的舅舅是市委组织部部长。我们学校有规定,周一到周六必须出早操。这个学生偏偏周一早上才从他舅家回来,这样可以“躲过”周一的早操。我给这个学生的舅舅写了封信,我把学校的规定告诉了他,让他签字,证明他看过这封信。我说学生要是再违反规定,就要处分这个学生。这个学生再也没有违反学校出早操的规定。我还督促他养成好的习惯,这个学生后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毕业的时候,这个学生找到了我家。这时我已经不是他的辅导员了,我调到了学校机关工作。他进屋就给我鞠了一躬,接着又鞠了一躬,说是这是替他父亲鞠的。他说他真正知道了谁最关心他,他父亲向我问好。这个学生的父亲后来当上了中央候补委员,正部级干部。有些年一到春节他父亲都给我打电话拜年,给我拜年最高级别的就是正部级啦。我在教育厅工作的时候,这个学生父亲到辽宁省委公出的时候,还专门请我吃了一次饭。我这个学生现在也是经常代表他父亲问候我。

“心底无私天地宽”。做事,一定以学生的利益为衡量标准;一定不能失去公平,让学生心寒。

一些辅导员的不公平是自身造成的。心里惦记着就是怎么能从学生那里得到些好处。这样学生就瞧不起你,这也只能怨你自己。我知道,有的辅导员也是“违心”地不公平,碍于面子,特别是有时还有领导的“压力”。这怎么办呢?确实很为难。我留校做辅导员的时候,就采取民主的管理办法,相信学生,锻炼学生。发展党员、班级干部的产生、三好学生的评选、助学金评定等,都是通过学生评议、选举的办法解决。我把这些“权力”都给了学生。我的任务就是为学生的成长创造公平的环境。

没有永远的领导,只有永远的做人。从这个角度看问题,一定为自己活着,不要为领导活着。领导像走马灯似的,学生却永远是你的学生。“士为知己者死”。那些让你不公平的领导,本身就是对你的不负责任。所以,你也就没有必要为他“牺牲”那么多。真的,领导可以失去,学生不能失去。学生就是将来的领导。我帮助过的一些学生当年哪有“领导相”,现在都当上了领导。

上一条:对于毕业生返校,我只想说三句话

下一条:将微笑工程融入高校思政教育

 

站内搜索